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轩

平生惯酒坛,何管世艰难。秉性浑天璞,徒留一胆肝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五一十(一一五)  

2013-07-06 10:26:25|  分类: 一五一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别来经年。紫竹言及友人驾鹤西去。炎热瞬间消失。循着旧门径,杳然无踪。朋友们都以为是开玩笑。紫竹黯然,他是我唯一佛联朋友。

 

默然无语。避暑胜处,已然不胜寒。虽淡之极,亦有一二往来。石食言了,而君竟至天外。

 

妙处自不待言。行文澹然,偶尔词锋犀利不羁。阅读是一种享受,每每令石兴尽而返。归时亦作计较,他日清风明月,正好乘兴小扣柴扉。

 

是许久未见更新。原以为无非人事消磨,不想受着离世之痛。多少奇文妙句就此搁浅,与石无缘。

 

清净地。幽寂。其实生活是死亡的排演,而置身其中的我们全然投入,不能抽离。

 

我们天天拜访着死神,而死神亦幻化成每个人心中的模样。

 

君已去。良方与佳文俱绝。

 

至近之人的悲痛,石亦无从开解,徒然叹息,掩门而退。

 

仿佛某一处碎裂,我望着紫竹,望着懒琴,不由地念及小剑,还有铁匠,或是小鹿,抑或一庭枫红,若是其一离去,石会如何。我们是天地间流转的尘埃,我们已经失散。

 

影淡风轻。我们都要安好。生不过如此,既已转身,那诸多的念想也无非是念想罢了。忽而想听听小天的声音,小细的声音,至少还在电话那一端。

 

谁负了谁。纠缠的仅仅是一生之短长。下一世还会相逢么。期待重逢,亦不愿重逢。习性若石,终究是火之后的白灰。

 

尘远庭离。多好呀,新竹簇在老竹边,一起谱写一帘竹韵。那个穿着红衣的女孩呢,是谁的新娘。她身旁的他,应该是幸福罢。

 

谁穿着嫁衣在等。谁持着花束枯萎。站立的样子成了一幅剪影,透着光线的迷离,猛然间石模糊了眼。

 

好罢。我愿意做一棵树,长在你经过的路旁。你不必看见,也不必讶然。那一阵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
 

我是树旁的那一块石。我知道你停下了脚步,然而没有上前。

 

我是一颗石子,深深地埋藏在泥土里。

 

2013-07-06于石轩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