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轩

平生惯酒坛,何管世艰难。秉性浑天璞,徒留一胆肝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五一十(一二零)  

2013-09-27 19:23:23|  分类: 一五一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站在人行道上,看着匆忙的行人和不尽的车流,摇了摇头,择一个方向开始流浪。

 

要去哪里?不知。有一些朋友,只是不知该说些什么,那么依然沉睡着罢。

 

走着走着就迷路了,原本也没有什么确切的路。能一步一步退原地即可。

 

要看些什么?拥挤的人群,热闹的商场,静默的博物馆。

 

阳光照在身上有了责备的意味,渐渐不可忍受。路,是康庄大道罢,只是似乎迈不出去。终于转身,那些热闹和静默或许并不适合。

 

于是遇到一条胡同。首先是一棵树,很高,几乎遮住了天空,挡住了高楼大夏。树下坐坐也不错,不由得这么想。走近前,有人修理自行车。有两张小桌,是开着小吃店。我坐了下来,找穿过树叶漏下来的阳光,然而没有。是哪个姑娘家家睡觉的时候要人唱“槐树槐,槐树底下搭戏台......”那场景忽而就落在了眼前。我梦想这场面很久很久,旧胡同老槐树,谈笑纳凉的人们,好像这才是生活。没有忙乱,没有算计,不用想着上班迟到,不用想着这月钱不够用。

 

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脑海里有这歌谣,许是过去的某个印记,不知。于是便有了一个胡同梦,于是看着那些水泥不顺眼,于是被淹没的时候开始哭泣。

 

阳光很好,瓦墙上沉淀的岁月被捕捉得无处可逃,一纤一毫定格。拆罢,拆罢,再无处可寻。

 

我点了一碗老干妈蛋炒饭。我仰起头,不想眼泪流出来。我站在梦里了,又有谁在我的梦里。

 

天南地北,其实没有多少区别。这树冠和鸟的天堂榕树接近了罢,曾经是天堂。会有多少人记得,天堂是如此贴近生活,就在眼前,就在身边。我们熟视无睹,我们追求虚幻,我们在失去的时候后悔莫及。

 

流浪就是为了与你相遇。我的心开始雀跃,这一刻我才能肯定,从而坚定。我为你而来。

 

背景终究会消失,构筑的世界亦会倾塌,可是我们感受到了彼此。在下一个流转时空里,多了一重印记。

 

隔了多少世,才能一握。两条直线相交之后是永远的别离,各自于无垠的天际延展。

 

来便来了,去便去了,来与去都无可证明。

 

无非是梦。

 

2013-09-27于石轩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