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轩

平生惯酒坛,何管世艰难。秉性浑天璞,徒留一胆肝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五一十(一二九)  

2014-01-23 16:45:24|  分类: 一五一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觉今是而昨非。无非是明日觉得今日之非。

 

如飞瀑冲刷下的山崖,掀开一帘之后又是突兀的嶙峋。以为是真实,恍然间清风翻过,呈现新的细微的栩栩如生。

 

到底几多重复?怕无限,好比无垠的时空。

 

梅花已然含苞,腊梅将近谢幕。去岁大约此时与小细漫步西湖,小细拍了张红梅倚石探水,将石留在了图片。是小细收留了石。这声叹息有些许无奈罢,十年前的承诺信守下来,有一诺千金的意味。七月底再见小细,仿佛几分仙风道骨。我无意辨析这个词的贬与褒。只是望着身影,心中些微的伤悲,我会被遗忘。

 

其实我准备了一个大惊喜给小细,尤其这两个月,我无时无刻不想突然出现在小细的面前。然而没有。惊喜随着时间已慢慢变淡,无非是生与死,无非是相聚别离。我停留在昔年,我以为小细亦停留在昔年,然而错了。我们都在不变中渐渐变了。环绕着的是熟悉的气息,所以我们无视岁月的侵蚀,似乎依然站在十年之前的时光里,依然轻声浅笑。

 

小叶发了条消息:走个西湖腿都断了。石沉默地不回一字。好像就这样远离了,远离了那个哭过笑过闹过的世界。该回什么呢。石在西湖的话,或许泛舟,或许坐着看夕阳西下,更可能的是断腿断得益发严重罢。没有如果,于是就没有了下文。

 

七月底的时候有个女孩在西湖边泪如雨下,正好一场突如其来的雨,分不清是雨水和泪水。石没有轻轻挽住女孩的臂膀,轻轻拭去泪水。不是许仙,如何相遇白娘子?然而心底是生了些许恨意,我们是挣脱不出纠缠的人间。曾经单纯地以为眼泪只该为一个人而流,后来才发现并无干系。谁规定了谁的珍珠只为一人成形,碎了一地。

 

好罢。都没有关系。我钦佩一些人的坚持,我也赞同一些人的更弦易辙。意义是最没有意义的,活着而已。

 

大约二十年前的这个时候,在清冷的列车上,我对疼爱的兄长娶妻感到忧伤。同伴开解说多了一位嫂嫂照顾,并以自身为例,姐姐嫁了就多一位姐夫的关照。其时我并不解,到现在不解多少。薄情寡义或许。倒是在情人节收到一份礼物,以至于现在还有模糊的印象,确定记得有礼物,全然忘了是什么。但也是这二十年来唯一的关于2月14日的记忆。所以这位同伴的作用不容忽视。只是早已断了联系。在我成为查无此人的时候就必然如此。据说有几封信留在某个小店的角落,早已不知下落。感谢写信的人,虽然我已无法猜测是出自何人的来信,或许是几位罢。终究是惦念,只是无有回复,冷了对方的心。其实能想起这陈年旧事自己也觉得意外。或许我真的老了。

 

我唯一认认真真在做的事情是抹去自己的痕迹。也许成功,也许还不够完美。我不知为何必须这么做,但我想或许只能如此。

 

新的一年临近,无可免俗地祝福。记得我的人们安好。我记得的人们安好。

 

2014-01-23 于石轩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