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轩

平生惯酒坛,何管世艰难。秉性浑天璞,徒留一胆肝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五一十(一二八)  

2014-01-03 12:23:39|  分类: 一五一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近而觉得江天一白两三粒人未必好景,如同园中煮茶赏雪,忽而无甚兴致。

 

夜夜不敢寐,忽冷忽热。多严厉的责过,放开心怀之后一也无。是善忘还是生存的智慧?只转过身便笑靥如花。

 

以为会沉寂很长的时间,不过是日出日落的循环。

 

益发无情。如果已深知罪重,却一犯再犯。悲哀的是我们只能假装麻木,假装一无所知,假装幸福地活着。

 

阳光洒下来就消散了寒冷。多么容易骗过自己。

 

我们的成长究竟要告诉我们些什么?和过去有何不同?仅仅是重复?是不是多此一举?亦或我们的跋涉仅只是跋涉,无有始终,不断在一个一个生命历程里切入,像烟花一样闪灭,急着去奔赴下一个旅程?

 

也许有人看明白罢,可惜无须明白。笑容是不值得相信的,一如悲伤也不值得信任。

 

无须救赎。不管是温暖的阳光,或是冰冷的风雪,任何一丝的隐含的意味都不可忍受。在这个暗地,就静静矗立着,悬凝不动,至溃败消亡。

 

众生平等。然而终不可得。我的怀疑确实划出冬季归我,哪一个日落时分,抱石寻你?

 

我们讲完了台词,演完了角色,我们就被送入了另一个时空。至于剧情天知道,或许真的只有天知道,会有人知道吗?

 

我曾以为汉字是可以站立的,至少能提供一丁点空间,有想要的安宁。其实想错了,没有任何属于个人的事物,时间与空间,都好好地握在远处,仅一拉一放,不伤筋动骨亦会脱一层皮,何况安闲踱步。

 

不久前我刚刚丈量出距离,以光年计,已能够安心,不生念想。然后我就退过了楚河汉界,退出了塞北的雪,江南的雪,似乎停伫于一片雪花之上,如此轻盈。

 

这样也好。不平则鸣,无不平,显得清净。

 

阳光太暖,我忘记了昨夜的眼泪和伤痛,更加忘记了已变成风逝去的誓言。我既然没有多少属于我自己,我就悬系在那仅存的丝丝缕缕中罢。

 

感恩活着,感恩这刻好时光,又一次让我呼吸到自由气息。

 

2014-01-03 于石轩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