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轩

平生惯酒坛,何管世艰难。秉性浑天璞,徒留一胆肝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五一十(一三四)  

2014-07-24 23:22:29|  分类: 一五一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你这几年,除了为一人传话,没有更多言语。我们彼此之间不至于这般生分,情谊仅余些微罢。

 

闲闲一语,惊出冷汗。是如此薄情寡义?甚至于转话也非心甘情愿,终究回绝。

 

时光除了抛人老,亦将浓情降温,淡至无踪。不知该如何先开口,只是默默看着。一个人的世界,时空相隔,无从把握,无从规劝,无从递温暖。

 

近乡情怯。如今联络方式多重,竟也不能多出问候来。只要好就好,真实的不敢知,不能知,不必知。朋友之间,近了是负累,远了空叹息。

 

如何走到这一步?近与远,原来从不曾近前,是故无以远离。

 

雨止。能将这瓢泼大雨倒流回天空么。能将雨打风吹去零落一地的花瓣生于枝头么。能将失去痕迹的脚印鲜明刻画地面么。不能。

 

我站在原地么。你站在原地么。既然我们都不曾异动,是什么阻隔。

 

以为能永远。有什么可以永远?轻许诺言。

 

这么久之后发现原来我们走的是一条路。是呀。谁不在这条路上?我们只是千万幻相之一。

 

一直没有问,一头钻进小学,钻进故纸堆,钟鼓文是没有纸张的,是不是找寻宁静。

 

安静,走向了静寂。宁静不会。无论身处繁华,还是彳亍古巷,内心浸润着温暖,散发出温和的光,似乎有无尽的暖意在流淌。

 

那是一种力量。无惧于生之苦死之怖。

 

素淡并非没有色彩。水墨画中氤氲着一个璀璨的世界。棉布衣下蕴含着一颗同样热烈的心。慈悲,写出来有多少体式,渐渐沉没。

 

能否忘记?是否忘记?还是已经忘记?我们乘坐时间的船远行,终将拥抱黑暗。

 

要有光。于是光出现了。这只能是传说的传说。

 

背影,也能巍峨如山。

 

为灾难祈福。

 

2014-06-24 于石轩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