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轩

平生惯酒坛,何管世艰难。秉性浑天璞,徒留一胆肝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五一十(一五二)  

2015-05-07 12:09:24|  分类: 一五一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6喜欢7,8也喜欢7,像豆芽儿一起生长,相伴望星空。或许蚕宝宝一样,会不会因为桑叶而吵架?它们在纸盒子里安静地进食,安静地睡着,某天安静地结茧,然后还认识吗?

 

7像一把锄头。我没有来由地喜欢7,因为生命里锄头一直陪伴。我的第一个重要的梦想是当一个农民,让所有的人都有饭吃。其时十五。像长不大的孩子,到目前仍如是。近来是不做这个梦了。或许吃饱这个话题已经不值得提起,于是关注吃之外的要务。有什么呢,一直没有着手,怕是永远落不到地面,只是空中显现着,只显现于我的眼前。

 

有人提起一个话题,关于鞋的意象。如果没有特别的含义,普遍意义的鞋而言,或许问鞋的设计者比较合适,得到清晰完整的答案,层次分明而且深入浅出。

 

在我看来,鞋子隔断了脚与地面的亲密接触。从编织的草鞋开始,渐渐远离自然。这种阻隔,是不需要?还是害怕?不去推敲其演变,终究是光脚走路的人少了。水泥地不适合光脚板,家里的地板如果夏天还可以清凉脚底,问题是出了家门,都不得不,或许高高兴兴套上了鞋。

 

对高跟鞋敬而远之,那是对脚踝的摧残。虽然它让身姿挺拔,曲线玲珑。对脚的心疼体现在平底鞋,于是乎更加矮小,低入尘埃里去。符合我的需求,地面是最有力量的,当然脊背也需要有力量,正好可以从脚下汲取。

 

对于干净的要求,或许外部环境越来越糟糕,于是苛严。这大可不必。如果没有尘埃,世界大不同了,相信人间已不复存在。天空可以给予很多,大地也给予很多,遇见的人也给予很多,仿佛一直在接受,不曾付出。

 

我喜欢稻田。喜欢看着田泥从脚趾中间,从脚的周围出现,然后细细密密包裹,比沙子细腻。是的,沙子要干净些,然而不能长出粮食来。洁净是相对的,泥腿子如果不沾泥,何以种田?别说播种机,那只有一部分地区适合。

 

我离开当初的梦想越远,证明我离开自己多远。我的新的梦想迟迟不能形成,或许永远不可能出现。让人有些不安,可是,没有谁的梦想一定要开花结果。

 

你的梦想呢,有没有落入纸笔,有没有演化开来,有没有长出枝桠,有没有小小的花蕾。像红日初升,跃出海面,像一个生命慢慢展开,许是哭,许是笑。

 

还是太小。胸中有千壑,然而不够。下笔从容,乐曲自生,笔画可成音符。手是奇妙的,脚是奇妙的,黑夜是奇妙的,水是奇妙的,天空是奇妙的,一切的一切都是奇妙的,组成一支庞大的乐队,无时不刻演奏着,遗憾的是听不见。只要去听,去努力,有得闻的一日。

 

那一片蓝海,闪着宝石的光芒,因为本身就是宝石。

 

2015/5/7 于石轩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