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轩

平生惯酒坛,何管世艰难。秉性浑天璞,徒留一胆肝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五一十(一六二)  

2015-10-09 15:53:25|  分类: 一五一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       些许小事。

 

沿着旧日小径,每每数着数着就偏离了思绪。08年遇见的大茂已经晋级为爹,小剑又会是几个娃的爹,一树也该长辈分了吧。时光已匆匆。

 

世界不大。见到了河马,或许见黄牛已经不远。既然跨国不远,跨省当是近便些。没有见转山的文,假如是一个坟墓,那么石所在之处更像些,忽然有了这份自觉,不意间增几分惶惑。茗提起去往苏州一行,她未成行,石于无锡隔着太湖相望。岩,下一程约。小细以前也提过几次同行,而现在忙得废寝忘食。相见渐渐成奢望。

 

记得昔年的惊醒。与朋友的朋友聊天,竟然有千里之外中学的见闻。只要找找,或许没有一个人会遗失。那又有什么,一路前行,一路遗忘罢了,或许刻意,或许无意。这其中本质上也无甚区别,不必分辨清楚,相同的结局已然胜过言语。

 

十年之后。裸露的线头已经整齐地装上了灯,夜里亮着似乎谁的眼睛。这条路,算有一些回忆。曾经痛哭,因为那一刻被整个世界遗弃,只余草丛中的孤石。也觅到希望,像种子长在心底,慢慢发芽,开出美丽的花。

 

石居于一个叫做安的地方。传闻你也住在一个叫做安的地方。或许去了塞上银川,也未可知。终归是活着。护城河还好吗?阁楼安在否?很想有一个阁楼,像《项脊轩志》讲述的故事,叹息里剩下些许温馨。

 

呆呆的问题困于心多年,依然未有答案。记于何,纪于何,志于何。声声问询响在功臣塔的光阴里,或许一生无解。

 

朋友一阵不见,便想着聚聚,聚一场伤一场,然后死心。原来向着此处行来,向着消逝话别。你可好?你的路走到哪里?是不是歇一程继续往前?没有回头。

 

谢谢。淡漠至极,所以热烈。很久很久之前的心愿抵达时,悲伤超过设定值。原来没有想象中坚硬,路在拐点处是不悔,无悔,还是悔不当初。

 

伸出双臂,挽住柳条,十年枝叶繁茂些,没有其他变化。芦苇如花般盛开,飘逸出尘。也能这般飞去就好了,沿着小径徘徊。

 

       走到走不动为止。想到想不起方休。

 

       心安即好,身安即好。

 

        2015-10-09 于石轩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