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轩

平生惯酒坛,何管世艰难。秉性浑天璞,徒留一胆肝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五一十(一七九)  

2016-05-05 16:21:18|  分类: 一五一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改变是好的吧,沿着小径漫步,茶园里枝叶簇立,少数未有芽。某一天,姑娘们其间采茶,也是绝美的一幅画。应该不想及从前的桃山,看守人的小屋还在,灶台依然,门楣蛛丝。那桃子树上美丽,个头参差不齐,并不甚美味。桃花盛开的情景如昨,已是回不去的从前。

 

阳光一日一日强烈起来。知了开始不停地唱。它们短短的生命倾情演绎。夏蝉,秋蝉,不忍闻,又避不开,就静静听那一声一声里的欢乐与哀伤。

 

你会走在街上,看着怎样的风景?临窗而立,心与云齐?一杯咖啡,见底了也没有去续。云儿云儿入杯里来吧。这样就能浮在天空,看一看海。

 

很多人会来。很多人会走。停留是短暂的,在路上是不变的回复。没有一个点是静止的,原地亦是行进的方式之一。拉磨的驴迈开步伐走了和马同样久,它收获的是白面,马得到的是远方的风景。生存危机大抵是悬在头顶的刀剑。驴子总是不及马儿自由。

 

鸟儿从东飞到西,从去过那竹林吗?视线里是多么不同,也许走近了也没有特别,层层的叶,挡住阳光。鸟儿不等问完话就飞走了,匆匆地觅食吧。

 

一阵突如其来的雨。

 

蹚着水去了码头,浮萍几乎布了一半湖面。忽然想念菱角,想翻开来看看底下是不挂着菱角。小时候是坐着大木盆去摘菱角的,然而这个印象除了自己有,其他人都没有。小舟在哪里,院塘大抵是不配备的。

 

码头可会有船儿停歇?小鹿说那是不是庙。围墙的一角。那是放生池。多半这样的格局。走过的地方记不清楚。大雨如注的时候,会不会如太姥山的雾般缓慢涌来,没过头顶剩下一片白。

 

死亡是一片黑?雨水落在地面开出一朵朵花。桃花岛。石头上开满花。

 

雨渐渐停歇。太阳努力推开云层,洒下温暖明亮的光。草木经雨水清洗一遍更加青翠。

 

可以去走路了,行行复行行。不自在,有一个念头不肯去。关上一扇门,推开一扇门。于是看见不同的风景。没有孰优孰劣,只是落入眼睛,然后,没有然后。

 

一路上,过眼云烟。散去的不只是一帧帧画像,还有时光,还有路面,以及除现在之外的所有。

 

后路已断。前路未形成。

 

今日立夏,春光万象中,夏日初长成。绿树浓荫已经不远了。一架葡萄在等你。

 

2016/5/5 于石轩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