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轩

平生惯酒坛,何管世艰难。秉性浑天璞,徒留一胆肝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多年以后,你会如何想起我,我会如何想起你  

2017-02-23 14:22:44|  分类: 漠沫莫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一场春雨,将人下得情意绵绵。梅花落满径,打伞经过,伞面上也沾了几瓣,点点红。

 

跳珠滚玉,雨入湖溅起朵朵水花。风过,雨帘微卷,于是湖这散淡的模样落入人间。最好的是水鸟鸣一声,犁出一道道水纹,圈圈连连向湖心。

 

一别经年。没有想起,也不曾忘记。你说,多年以后,你会如何想起我,我会如何想起你。

 

我把你放在了湖底,于是,日日探望,竟连湖面的风,亦与往日不同。昔时爱吟“酒徒历历坐洲岛”,如今一面平湖,是谁落在地球的眼泪。

 

你的样子,已然不可得,依稀有一个声音,流露着深深的关切,还带着些许嗔怪与自责,隐隐约约响在耳边:照顾好自己。

 

我们在美好的岁月里相遇,只为记取美好的一瞬。从而温暖余生。

 

美好是什么?我不解地问。你没有回答。直到此刻,石依然不知。美好或许是你的想象罢,比如一种不会照入现实的愿望。

 

不用为将来忧伤。现在才明白,任何的安排,都敌不过岁月的手,轻轻一拂,烟消云散。

 

你的安排无非是安慰自己的心,或许,能减轻些许的歉疚。问题是,我们之间,谁负了谁。一路走来,一路走散。

 

这些年,终于渐渐明白,死亡是世间万物的归宿。即使活着,终究是死亡于石的世界之外。

 

不需要更长的时间,我想起你,像一片花瓣的独舞,慢慢淡出视线。像一道山泉的叮咚,淙淙流向远方。像一支夜莺的曲调,泠泠回响夜空。零落成泥也罢,拦江而立也罢,彻夜难眠也罢,离石很远很远。

 

想起荆棘,想起峭壁,想起那口井与月,想起醉泉,想起墨莲,细细的灵魂才细腻如发,慰贴人心,岂是石这粗粗的灵魂能识辨之。

 

只要这沉重,这坚固,这画地为牢。那些轻盈,那些飘逸,那些随风飞翔,教与你同行。

 

熄灭了,湮灭了,如是而已。请不要悲伤。

 

请记得微笑,如果还能传递一阵风去。

 

The End

 

2017/2/22 于石轩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