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石轩

平生惯酒坛,何管世艰难。秉性浑天璞,徒留一胆肝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五一十(二零八)  

2017-08-06 19:02:06|  分类: 一五一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远与近。

 

明明很近,却已天涯。恩,天涯而已,同一星球。这样想来,多远亦近。

 

那些聚了又散的人,何曾离去。哪怕闭目塞听,在心的远景里活着。

 

形式难以拘束,如同斜的屋檐,斜塔,在各自的领域正确着,存在着。

 

言语不可信,行为不可信,身体不可信,文字不可信,无一可信。

 

淡漠。在人这个字上挣扎。空气之重,兼无处可逃。

 

代代相续。归于尘土之际,传承显现。尘土纷扬,连沙都不是。飘来荡去,飘来荡去,无垠星空。

 

你要的是什么。多像一个笑话。殊途同归。剖心,谁会同样相待。

 

拒绝是一种常态。倘使有一位主宰,生命之初即为遗弃,在人世辗转。生之力比死亡稍不如,胜在生生不息。死亡或许是一种开始,一个漫长的旅途的开端。未曾跨越,不得而知。

 

如何成了形影相吊。那些喧闹,那些人头攒动,无数的声音与影像,突兀地消失,空寂。

 

活在词中。你觉得存在是一种怎样的状态。繁复的推演,活在关系里。没有回应是为绝望境地。原先以为不至于如此脆弱。只是未到时候,假装坚强,坚不可摧的堡垒。

 

你所希望的大抵姗姗来迟。迟而已,或许迟到,在有生之年之外。如果有下一世,算不算迟到?只在这里,只在此时。

 

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,摇摇摆摆的花儿呀,从含苞盛放到凋谢,一个轮回用不了多长的时间。窗外一声声的鸟鸣,突然心酸,它们的歌唱能有多久?一场欢宴终有散时。

 

太多的情感不必。不可遂意且随意。

 

冷硬如斯。吞噬,黑洞,听凭之。尘土或有硬度罢。变化亦在不变中。

 

各自安然,不然能如何。人无以抗拒时空。

 

一次简单的道别,或许是永别。

 

独自上路。

 

2017/8/6于 石轩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